当前位置索庄信息门户网 > 财经 > 护航减税降费 央地收入分配再调整

护航减税降费 央地收入分配再调整

点击: 1019 时间:2019-11-20 19:27:18 作者:索庄信息门户网 

时代周刊记者谢忠秀来自北京

在大规模减税和减费政策效果不断显现的“背后”,地方财政压力日益突出。

「在减税和减费的背景下,今年本地财政收入的增长率确实有所下降。收入的减少主要反映在税收上。”10月12日,四川省一个县级金融系统的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刊,“然而,收入下降仍在控制之中。”从财政政策来看,为了应付减税和减费带来的收支压力,今年的赤字比例将定为2.8%。

数据证实了上述说法。今年前8个月,全国税收收入达到117134亿元,同比增速继续回落。八月份,它变成了负增长。在有数据的13个省、市、自治区中,前8个月有3个省、市、自治区税收负增长,今年前8个月有12个省、市、自治区税收增速低于去年。

如何平衡地方财政的收支能力,进而提高地方政府实施减税和减费政策的积极性,已经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日前,国务院为回答上述问题,发布了《实施大幅度减税后调整中央和地方收入分配促进计划》(以下简称《计划》)。

根据该计划,在减税和减费的背景下,中央和地方收入分配改革从增值税、增值税抵免和退税、消费税三个税种入手。增值税“五五分成”比例保持不变,但地方财政收支将通过“一减一增”的方式进行弥补。

“一减”是指:完善增值税免税额、抵免和退税的分摊机制——在中部地区“五五”分摊比例的前提下,地方份额(50%)将从企业所在地的全部负担(50%)调整到15%,剩余的35%将由企业所在地暂缴,然后地方份额将根据去年增值税的份额进行平衡。“一增一减”就是要提出稳步培育和加强地方税源,首先要把消费税征收环节向后移,稳步划区。

业内人士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央和地方收入分配改革和地方收入增加不仅是“及时雨”,也是地方政府今后继续积极实施减税和减费的“未雨绸缪”。

更重要的是,这一改革方案的出台推动了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财政关系的调整。“政策背后对中央与地方金融关系的澄清和中央与地方财权的改革方向更值得关注。”国家发改委城乡改革发展中心副主席兼研究员乔润玲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说。

修复地方财政平衡

减税和收费是今年的亮点。

据财政部长刘坤称,“今年1月至7月,国家减免税费1349亿元,其中新增1174亿元。”

然而,在税费减免效果显著的背景下,中央和地方收入增长率的下降也成为金融面临的一个问题。

数据显示,自今年年初以来,国家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同比增长率持续收窄,直至8月份。就地方政府而言,在1月至8月公布财政收支的17个省、市、自治区中,前8个月有5个省、市、自治区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出现负增长。

今年以来,中国采取了四项措施应对地方财政收支压力,即减少一般支出、确保“三包”和重点领域支出、增加转移支付、加强预算严肃性、为地方政府安排新的债务限额、加快发行和使用地方政府债券。经过努力,前三季度预算支出情况良好,各地区收支基本平衡刘坤说道。

但是财政紧张的压力也迫在眉睫。

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财政收支增长率的“剪刀差”扩大了,收入增长率在下降,但支出仍保持一定的增长率。虽然非税收入大幅增加以支持收入,但“相当一部分非税收入具有一次性特征,无法与经常性税收相提并论,这意味着即使短期财政压力可以承受,中长期财政压力也必须得到更可靠的财政资源支持。”国家经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写道。

在这一轮大规模减税和收费削减中,地方金融面临更大的压力。杨志勇进一步指出:“除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外,地方政府主要依靠政府资金,特别是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来经营基础设施等发展支出项目。1月至8月,全国土地收入同比增长4.2%,增速大幅放缓,随着“不投机炒房”的进一步实施,土地收入增长空间也相当有限。此时,地方政府的收入必须有更可靠的渠道。改善当地收入体系迫在眉睫。”

然而,进一步扩大减税和减费的规模可能正在进行中。7月30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下半年“要加强财政政策,提高效率,继续实施减税和收费政策”。9月24日,刘坤在回答媒体提问时还表示,他将“评估政策的实施效果,并根据评估结果调整相关政策措施”,以决定是否进一步扩大减税和减费规模。

调整中央土地收入分配

总的来说,这次中央土地收入分配的调整朝着平衡中央土地财政权利和支出责任的目标迈出了重要的一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国税务学会副主席张连起说。

这项改革涉及的三种税收的安排也非常巧妙。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系教授江林在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表示:“此次改革承诺,增值税‘55点’将继续保持,地方政府收入将通过增值税免税额和退税的地方间调整等方式增加,从而引导地方政府积极配合和支持国务院财税体制改革政策。此外,单一的增值税改革不足以从根本上增加当地的可支配财政资源,因此建议征收后向消费税。”

“如果消费税回迁成功,将导致地方政府不再继续卷入吸引外资的战争,而是吸引更多的消费者到一个地方消费,这将有助于地方政府获得更多的消费税收入,促进税制的全面改革。”江林说。

然而,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范子英(Fan Ziying)表达了更为理性的观点:“此次中央和地方收入分配调整的方向性效应强于实质性效应。”

“目前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间关系的安排实际上是解决了1994年分税制改革遗留的问题。”珠三角金融体系内部人士指出,“1994年,中国开始实施分税制改革,以增加中央政府收入的比重。这一改革最初是基于财权和行政权的平衡,但在实际实施过程中,只有财权上升,而不是行政权。这导致了“从上面订购,从下面付款”的问题。"

他说:「珠江三角洲等金融资源雄厚的地区,情况良好。每年都有余额可以移交给中央政府。但在一些财力薄弱的地区,如四川,这就更加困难了。”珠三角金融体系内部人士表示,“财权和行政权的平等是中央和地方财权改革中亟待解决的问题。”

“在治理改革方面,今年以来,国务院相继出台的计划,基本明确了中央与地方在科技、教育、交通等领域的财政治理布局。但金融权力合理化才刚刚开始。”范子英指出,“中央和地方收入分配的调整揭示了财权改革的规划和方向,但要建立权责明确、财力协调、区域均衡的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本、图片、音频和视频)除重印外,均受时代在线版权保护,未经书面同意,禁止重印、链接、粘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任何违反上述声明的人将被追究法律责任。如需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请联系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湖北快三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

视频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