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索庄信息门户网 > 社会 > 北京安定医院网络成瘾门诊开诊:确诊为游戏成瘾比例低

北京安定医院网络成瘾门诊开诊:确诊为游戏成瘾比例低

点击: 2103 时间:2019-11-20 15:11:18 作者:索庄信息门户网 

9月24日下午2点,北京安定医院戒毒所副主任医师盛丽霞坐在门诊大楼二楼的专家门诊18号门诊,准备迎接她的“第一个病人”。

这是网络成瘾特别诊所的第一天。

据媒体报道,2019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及其成员国同意并通过了第11版《国际疾病分类》(icd-11),正式确认将“游戏成瘾(也称为游戏障碍)”纳入精神疾病类别,该标准将于2022年1月1日生效。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沉迷于游戏,其中大部分是网络游戏。我们中国是主要赞助商之一,因为我们确实在临床实践中发现了许多影响他日常休闲、工作和生活的病例。”盛丽霞在杜南告诉记者。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精神卫生研究所主任医师田成华告诉Overseas.com,“游戏成瘾”被正式列为一种疾病,对接受常规治疗的患者会有很大帮助。如果精神疾病不包括在内,医院就不能接纳它们。以前,这样的病人偶尔会被送进医院,但他们并没有被诊断为“游戏成瘾”,而是通过情绪障碍、行为障碍和其他方式。

盛丽霞告诉杜南记者,“通常很多人来门诊咨询网瘾问题,但医院里的医生并不都是网瘾专业人士,给出的建议也不均衡。这对家庭和病人获得有效治疗是不方便的,所以我们组织专业人员开设了这样一个门诊。”

根据公开信息,盛丽霞擅长常见精神疾病的诊断和治疗,尤其是药物依赖。她是《中国医学杂志》和《中国药物滥用防治杂志》的编辑委员会成员,发表了《临床实践中合理使用具有依赖性潜力的药物》(临床用药杂志)、《酒精依赖患者群体康复措施》(中国医学杂志)、《精神障碍分类的一些认识》(临床精神病学杂志)等文章。

公开诊断:被诊断为“游戏成瘾”的比例极低。

根据世卫组织的定义,“游戏成瘾”患者主要表现出以下三个特征,通常持续至少12个月:●在玩游戏的频率、强度、持续时间、开始和结束以及游戏场景方面缺乏自制力;●将玩游戏置于其他生活兴趣和日常行为之上;●即使过度玩游戏也会导致负面影响,继续甚至增加玩游戏的强度。

盛丽霞透露,此前,国家卫生委员会已经对icd-11诊断目录中与“游戏障碍”相关的从临床表现、诊断到治疗进行了进一步的详细分析,相关文件将很快发布。

2019年7月,魏建伟官方网站发布了关于游戏障碍防控的专家共识和核心信息宣传漫画。漫画显示游戏障碍是一种上瘾的疾病。游戏是正常的行为,但是过度的游戏会导致障碍。

漫画还显示,游戏障碍的主要特征是它失去了对游戏的控制,游戏优先于其他活动,强制停止会导致无精打采、情绪或行为失控的反应,通常持续12个月以上。游戏障碍可以有效干预,但容易复发。游戏障碍会严重损害学习、工作、生活、社交等。你应该及时去正式的专业组织寻求帮助。

然而,盛丽霞表示,由于“游戏障碍”刚刚被纳入精神疾病的范畴,没有类似于抑郁症诊断的量表来衡量和评价,这主要取决于临床经验来判断。

盛丽霞曾经接受了一个沉迷于游戏的中学生雷蕾。根据盛丽霞的声明,雷蕾在学习上表现很好,在沉迷于网络游戏之前被一所重点中学录取。我偶然接触到了网络游戏。我开始在晚上用父母的手机玩游戏,早上删除了这个应用。

因为学校禁止手机,雷磊找了各种借口不去上学,在家玩游戏,并慢慢放弃了学业。他的同学和老师质疑他的能力。雷磊的情绪不稳定,比如自卑。现实生活中的不满和游戏升级带来的成就感和荣誉感形成了巨大的反差。雷蕾对游戏更加着迷。这种情况持续了12个多月。入院后,虽然医生控制着雷磊玩手机的时间,但雷磊仍会使用病房里其他病人的手机玩游戏。

尽管雷蕾被诊断为游戏成瘾,但根据圣丽霞的临床经验,被诊断为“游戏成瘾”的患者比例并不高。24日下午,盛丽霞接待了四名患者,没有一人被诊断为“游戏成瘾”。

盛丽霞在杜南告诉记者,其中一名患者有抑郁和自我伤害行为,这就是抑郁。病人不喜欢玩游戏,只是因为他们晚上失眠。他们花时间用手机刷新闻,看颤抖的声音。"我把这个抑郁症患者转移到相关部门进行治疗."

在工作中,我们还发现一些病人和他们的家人有观念上的冲突。孩子想做电脑软件开发商或电子竞争对手,但父母认为这不是一份合适的工作,强迫孩子服从父母的意愿,所以他们来到医院咨询。

“职业选择之间的这种冲突不属于疾病的范畴,也不是医生可以解决的问题,”盛丽霞说。

治疗:心理治疗和行为训练

在被诊断为“游戏成瘾”后,丽霞告诉杜南记者,“游戏成瘾”的治疗主要依靠心理治疗和行为训练。如果有抑郁或焦虑等不良情绪,可能需要药物治疗。

对于住院病人,他们还将训练自己的行为,主要是帮助病人学会管理自己,控制玩手机的时间,让他们习惯没有手机的生活。如果他是学生,他将被允许在业余治疗时间学习并恢复正常的学校生活。”盛丽霞说道。

经过一两个月的治疗,孩子基本上情绪稳定,在出院前逐渐恢复正常的学习、工作和休息状态。然而,盛丽霞说,病人是否回到了原来的状态,回家后是否沉迷于手机,需要父母和医院的持续合作,实时密切关注孩子的动态。

“由于青少年仍处于大脑发育不全的阶段,他们的自我管理能力不是特别好。有时他们仍然需要父母的帮助和指导,但永远不要过度管理,”盛丽霞说。

随着网络游戏在中国的普及,治疗网络成瘾的机构和学校也开始增多。电击疗法、封闭式训练和军事管理等各种戒毒方法层出不穷。与此同时,在网络成瘾机构和学校中,虐待甚至死亡儿童的事件经常被报道。

盛丽霞说,送孩子去训练营的治疗方法可能会让一些孩子恢复正常状态,但因为孩子最终会回家,而且家人不能像训练营那样管理孩子,最终的疗效不好判断。除了治疗病人,医院还需要对家庭成员进行健康教育,并与医生密切合作,因为儿童主要生活在家庭中,这是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

父母:焦虑、控制、无序医疗

游戏成瘾治疗后,如何判断是否恢复?

盛丽霞告诉杜南记者,只要患者能够管理好自己合理使用手机,社会功能恢复和情绪稳定就会得到改善。然而,家庭成员经常提出更高的要求。

“家庭成员要求更高,只要不用手机,结果就可以恢复到原来的水平。社会功能的恢复并不意味着学业成绩恢复到原来的水平。这应该是对互联网的正确使用,但不是没有必要的,因为它毕竟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多便利。”盛丽霞说,家庭成员对疾病的认识和医生有所不同,大多数时候看医生是为了教育父母了解科普知识。

事实上,盛丽霞在招待会上发现,孩子们和他们的家人经常说话非常不同。基本上,父母认为孩子对游戏上瘾,但是每个孩子的情况都不一样。

一些孩子不喜欢玩游戏,因为他们不擅长玩游戏。他们只是在晚上用手机看新闻,刷卡聊天。有些孩子做电脑编程,但是软件开发被误认为是在玩游戏。

广州白云心理医院首席心理专家沈家宏曾向媒体表示,将游戏成瘾列为精神疾病可能会导致一些家长不分青红皂白地给孩子贴上标签,称他们的孩子对游戏上瘾。

甚至在游戏成瘾没有被列为精神疾病之前,许多父母就会把他们的孩子送到非正式的禁欲机构接受治疗。

根据关于治疗网瘾和机构的相关报告,在网瘾机构中虐待甚至杀害儿童的案例不少。

一些家长认为,一旦他们发现孩子的学习成绩下降,玩手机就是一个问题。事实上,有许多因素会影响他们的表现。盛丽霞建议,当父母看到他们的孩子玩手机时,不需要紧张。他们应该和他们的孩子交流,如何教他们的孩子管理自己是最重要的事情。

争议:运动员员工不包括在游戏成瘾诊断中

事实上,早在2018年6月,当世卫组织将“游戏障碍”纳入icd-11草案并给出详细定义时,它就遭到了许多游戏组织的联合反击。

根据包括美国和加拿大在内的世界各地的游戏协会联合签署的声明,电子游戏涵盖几乎所有类型、设备和平台,全世界有20亿人享受游戏带来的乐趣。这些游戏的教育、治疗和娱乐价值已得到广泛认可。

以韩国为例,韩国相关委员会对世卫组织的决定表示密切关注,目前并未予以批准。北京道安律师事务所游戏团队高级顾问孙蕾对杜南记者表示,游戏是韩国的支柱产业,韩国认为游戏产业是第一产业。韩国是第一个限制未成年人给游戏充电的国家,但是这项规定在6月27日被废除,“这一切都是为了给游戏产业铺平道路”

盛丽霞告诉杜南记者,电子游戏的员工不包括在游戏成瘾的诊断中,“因为我们知道有些人专门从事电子游戏,这是他的职业,所以我们不能说他的社会功能因玩这种游戏而受损。”

此外,这也是为了防止对游戏的理解扩大,谈论网络游戏,对游戏成瘾做出明确的定义。

然而,为了成为一个专业的电子竞争对手,一个人经常不得不在某个游戏中发挥高水平,并在游戏中投入大量的精力和金钱。在那之前,它会被诊断为游戏成瘾吗?

盛丽霞认为,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此时,父母和孩子需要沟通,明确他们孩子的职业倾向。如果孩子有天赋,他们可以考虑。如果孩子没有天赋或者需要制定其他计划。然而,最好完成基础教育。“电子游戏和高科技在不断发展。当你的知识非常狭窄时,即使是电子竞争对手也不是好对手。”

此外,关于游戏成瘾的科学诊断,精神病学界有不同的观点。据国外媒体报道,专注于暴力视频游戏利弊的学者克里斯托弗·j·弗格森(christopher j. ferguson)博士在接受著名游戏媒体多角形采访时表示,世卫组织将游戏成瘾列为精神疾病的举措过于仓促,因为没有足够的支持证据。

沈家宏曾告诉媒体,将游戏成瘾列为精神疾病既有利也有弊。一方面,它有助于研究其发病机理、流行病学和预防措施,并区分喜欢玩游戏的人和对游戏上瘾的人。但另一方面,由于医务人员的诊断水平参差不齐,有些人可能会被误诊为游戏成瘾。

(雷蕾是化名)

杜南见习记者韩肖丹和潘辛颖

500万彩票 上海快3 贵州11选5投注 幸运农场购买 秒速时时彩

视频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