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索庄信息门户网 > 文化 > 曾经“破译一个字,奖励十万元”,甲骨文识别的难度在哪?350

曾经“破译一个字,奖励十万元”,甲骨文识别的难度在哪?350

点击: 4745 时间:2019-11-11 11:55:01 作者:索庄信息门户网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9年第40期《三联生活周刊》上。未经许可,严禁转载原文标题,侵权行为必须受到起诉。

记者/常陆

黄天舒七十岁时的日常工作仍然是在家整理和研究甲骨文拓本(蔡小川拍摄)

黄天舒今年正好七十岁,是古代汉字研究领域的领军人物之一。30多年前,他的博士论文是关于甲骨文的年代。他在前人的基础上,对甲骨文进行了精细的分类和年代测定,建立了目前公认的甲骨文分类和年代测定体系。从8年前开始,他带领学生们编纂了约40卷《甲骨文文选丛书》,力图超越过去40年,先后出版了郭沫若等前辈的《甲骨文文集》。前者的甲骨文数量是后者的两倍。

在甲骨文发现120周年之际,黄天舒接受了本杂志的独家采访,讲述了3500年前的过去100年里人们是如何看待这些词的,以及它与我们之间的关系。

阅读甲骨文已经成为一门专业科学。

三联生活周刊:中国文字博物馆曾经采取行动“破译一个单词并奖励10万元”。阅读甲骨文有什么困难?

黄天书:目前甲骨文中约有4500个不重复字。大约三分之一的人被认为识字。其余三分之二尚未确定。这些字符大多是人名和地名。

我国古代汉字不同于古埃及的圣书文字和两河流域的楔形文字。它没有“死亡”,一直流传下来,演变成今天常用的汉字。正因为如此,甲骨文上的汉字与今天的汉字有些相同。例如,“日”一词一见钟情意味着“太阳”。当甲骨文第一次被发现时,过去的铭文师使用比较的方法来比较甲骨文和篆书上的文字。其中许多都是用同样的方式写的。

这种词很快就被解释清楚了。此外,还有激进的分析。不能把每一个甲骨文都视为一个黑暗的群体。培养汉字意识是必要的。例如,在这个复合字符中有几个部首。有必要找出哪个部首代表意义,哪个部首代表声音。在识别字符形式后,如果可以在甲骨文中解释,字符将被识别。也有方法来验证古籍。例如,简牍中的《诗经》使用不同的词语,但是句子和后来的《诗经》对可以确认这个词语。新出土的战国楚竹书,由于包含了新的字形线索,有助于传统古文字的考证获得新的突破。

目前,甲骨文鉴定已成为一门专业科学。它的功夫不在古代文字本身,而是涉及考古学、历史学、文献学、文献学、民俗学、人类学、音韵学、器物学、金石学等学科。有些人威胁要破译数百块甲骨文,但他们无法说服其他人。“破译一个字,奖励10万元”确实存在。60人在初选中被选中。经过三轮评选,第一批获奖者于2018年宣布。只有两个人赢得了荣誉。一个是蒋玉斌,复旦大学的老师,另一个是我的博士生王子杨。目前,他们是首都师范大学的教授。尽管他们很年轻,但都是最专业的学者。

三联生活周刊(Sanlian Life Weekly):我们知道,即使我们能读懂一些单词,如果我们想理解甲骨文的含义,研究甲骨文反映的商业历史,最基础的工作就是甲骨文断代。自甲骨文发现以来,年代学研究有了哪些发展?

黄天书:甲骨文是已知最古老的书写材料。然而,甲骨文被用作史料的前提是确定其时代。对于一根刻有文字的甲骨文,我们不仅要满足于知道它是3000多年前商朝的遗物,还要知道它属于哪个商朝。这项判断具体年龄的工作叫做“约会”。

甲骨文博尼学家董作斌发现了真人,所谓“真人”,是指为王上主持占卜的人。甲骨文的第一句话大多是“甘智卜谋真”。早期甲骨文学者不知道“某”这个词。原因是他们看到的大多数甲骨文都是碎片。直到1929年第三次发掘殷墟,才发掘出四大龟壳,董作斌称之为“四大龟壳”。通过对《大乌龟第四版》的研究,董作斌发现《甘步骘牟真》中的“一”是真人的名字。他看到大龟壳上处女的“相同版本和相同占卜”现象。例如,贞洁者的“客人”有时与贞洁者的“壳”结合,而贞洁者的“壳”有时与贞洁者的“斗争”结合。他把一群处女联系在一起,他们可以通过在同一版本中见面而联系在一起,并成为“一群处女”。由于每个贞洁者的寿命都是有限的,如果我们能找出哪个王上统治了一个贞洁者活跃的时代,那么他所写的神谕时代也就能确定,因此贞洁者就成为判断神谕时代的标准之一。根据这些处女的名字,我们可以判断甲骨文的年龄。他根据十个标准将甲骨文分为五个时期:童贞、世系、称谓、坑的位置、原籍国、性格、类别、语法、字体和书的风格。五阶段划分法是以当时的考古成果为基础的,许多方面至今仍然正确。因此,它已被学术界接受,至今仍在使用。

然而,实践证明,五阶段划分法有其不足之处。重要的是要把甲骨文的字体分类和王石的假设结合起来。此外,五阶段划分方法相对粗糙。人们发现铭文的雕刻者会有他们自己的字体。国王死后,铭文上的字体不一定会随之改变。有时一种字体可以跨越几个国王,根据字体可以建立一个更客观的标准。20世纪70年代,李雪芹先生充分利用考古方法在此基础上对骨骼进行分类,提出了“两个系统理论”。他认为甲骨文必须首先根据字体划分为不同的类型,然后根据其他证据来判断每种甲骨文的时代。

在20世纪80年代末,我跟随他的想法,第一次只按字体分类。当时,最快的方法是切断甲骨文收集,收集相同字体的甲骨文。然而,当我还是一个穷学生的时候,当我在攻读博士学位的时候,我的月薪只有90元。那套书当时的价格接近2000元,但现在可能会涨到10万元。因此,我只能用我的手一个接一个地复制。当我开始抄写的时候,有点像一个男生“描红”,我用一张透明的薄纸盖住指甲拓片进行描红。复印后,将相同字体的复印件放入同一牛皮纸袋中,在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将相同字体的甲骨文全部放在一起。

第二步是约会,就像前几代人一样,根据童贞、血统、称谓、类别、语法等条件。,以确定这种字体的大致年龄。与董作斌相比,考古发掘中出土的甲骨文都没有记录地层关系。甲骨坑中的甲骨层对年代测定没有参考价值。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发掘中,刘一曼和她的考古团队成员记录了每一层出土的甲骨文,考古资料也成为重要的证据。根据我的方法,殷墟出土的甲骨文按字体大致可分为32种,其中王甲骨文约有22种,非王甲骨文有10种。这种分类逐渐被甲骨文圈所接受。

魔法世界的碎片

三联生活周刊:完整的甲骨文不多。面对断裂的甲骨文,研究人员如何将它们组合在一起?取得了什么成果?

黄天书:在15万块甲骨中,完成的还不到1000块。学者们称分割甲骨文的碎片为“接合”。除了甲骨文的遗物,甲骨文的材料还包括彩色照片、拓片和复制品。学者们主要使用拓片和复制品来组合它们。从1917年王国维第一次缀合甲骨文开始,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王国维的缀合商西施是1938年的第一阶段,也是甲骨文缀合的初始阶段。曾龚毅在1939年出版的共轭专集是直到1977年的第二阶段,标志着甲骨共轭的出现。从1978年至今,这是第三阶段。在这个阶段,学者们主要依靠考古发掘。连词结果一个接一个出现,专门的书籍不断出版。

1978年甲骨文收藏的出版标志着甲骨文的全盛时期。郭沫若在20世纪20年代末流亡日本。他研究甲骨文和龟壳。他的书很难找到。有些书印刷量小,价格昂贵。新中国成立后,他成为中国科学院院长。1956年,当国家制定了一个12年的科学计划时,他打算收集甲骨文和龟甲。他把胡厚轩先生从上海复旦大学调到北京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我的导师邱喜贵是一名研究生,跟随他。直到1978年,这套书的拓本才出版。拓片的解释和索引直到1999年甲骨文发现100周年才出版。整整43年后,13卷甲骨文才全部出版。这是一个大规模的甲骨文书目,其中甲骨文拓片数量最多,为甲骨文的接合提供了极大的便利。然而,《甲骨铭集》实际上是一部选集,包含了41,956块甲骨和重块甲骨。因此,我们目前正在编纂“甲骨文拷贝系列”,其中包括近80,000块已经公开出版并已缀合的甲骨文,预计将于2021年出版。

在我看来,接合的基础仍然是根据字体分类和定年。例如,有500个上面写着字的花瓶。你把它们分开,然后搅乱它们。那让我再修一遍。如果上面有单词,你必须首先根据字体把相同的片段放在一起,缩小范围。

最初的接合自然没有那么复杂。在许多指甲拓片中,两块指甲的边缘一目了然,很容易拼写出来。后来,就像约会一样,需要各种学科的知识,组合的甲骨文必须可读。我还提出了“甲骨文形态学”,以了解龟甲和动物骨骼的结构,了解每块甲骨文在胸腔中的位置,并协助接合。

这么多年来,已经证明《破碎的晨报》的一些旧材料价值翻了一番,一旦结合起来就成了新材料。除了王国维的贡献之外,近年来,我的学生在拼接甲骨文时,在拼接了三块甲骨文之后,发现了“星率西”这个词。意思是“星星都往西”。这应该是一个记录流星雨的检查演讲。它写于武定时期,成为中国最早记录的流星资料。

《三联生活周刊》:据我们所知,甲骨文主要是反映商代晚期历史的甲骨文?甲骨文的形式对理解这段历史有什么限制?

黄天书:虽然占卜主要用于占卜,但在武定时期,占卜的范围很广,涉及祭祀、征服、农业、狩猎、天文现象、气象、疾病等。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商代的社会生活史。殷墟末期,甲骨文已经程式化,主要是询问祭祀仪式。然而,目前,由于我们不能确定是否已经看到了所有的甲骨文,我们无法解释占卜系统是否更加成熟,或者巫术信仰在帝辛是否已经衰落。

除了描写王上的王神谕之外,非王神谕自1949年以来取得了很大的进步。1991年,刘一曼在安阳殷墟花园村东部发现甲骨文1583枚,其中689枚刻有文字。它们大部分是完整的龟壳,都是非王甲骨文。换句话说,这些甲骨文的主人不是一个“国王”,而是一个与国王有血缘关系的大贵族。王的大部分神谕是由王自己占卜的,而在殷墟发现的非王神谕的占卜者是“子”,这是殷族之首的头衔。他们与王上关系密切。非王神谕中也有祭祀、战争、狩猎、商业,以及他们与商朝国王甚至女人和男人的接触。这些对于了解商代的家庭形态、生活环境,甚至是子王与商王之间的关系都具有重要意义。

1976年殷墟陵区祭祀坑发掘

汉语的形成

三联生活周刊:总的来说,为什么人们认为甲骨文是迄今为止在中国发现的最早成熟的书写体系?

黄天书:中国是世界上文献最古老的国家。古代汉字最初是指先秦时期的汉字。然而,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考古学家发现了许多文字材料,如秦至汉初的竹简和帛书。这些简帛上的早期隶书仍然保留着先秦文字的许多特点,适合用古代文字的方法进行整理和研究。因此,学术界扩大了古代文字的范围,将汉武帝以前的文字也包括在内。甲骨文、殷墟、金舟铭文、战国文字、竹简和帛书铭文是当今古代汉字研究的四大分支。其中,甲骨文是按件计算的,共有15万件。大约有20,000件青铜器。大约有30万张竹简。把它们加在一起,大约有50万件。平均每篇10个字,近500万字,相当于大约1000个老子。

从目前的发掘来看,甲骨文不仅见于殷墟,还见于北京、山西、陕西、山东、湖北甚至宁夏。其中,1977年出土的周元甲骨最为著名。有文字的甲骨文不到300块。时间上限在商代晚期,时间下限在西周早期。上面的甲骨文像微型雕刻,需要用放大镜放大5倍才能看清楚,但文字和语法与殷墟甲骨文相似,研究人员可以理解。

《尚书·多事》记载“只有殷人有书有典”,表明殷人的书写材料主要是简单的书籍。殷墟甲骨文可以追溯到最早的时候,数量也是最多的,但在当时并不是唯一的词。我们现在看到的主要是殷墟的甲骨铭文和商代的青铜器铭文。这是因为它们的书写材料坚硬不易腐烂,这也是它们保存至今的原因。竹简和木简容易腐烂,所以至今还没有发现商代的简牍。甲骨铭文中有“正典”、“书”、“禹(笔)”等字,表明商代人用毛笔在竹简上写字,但竹简似乎不能在北方长期地下保存,至今还没有发现商代的竹简。与青铜器铭文相比,用刀雕刻龟甲和动物骨头更加费力,因此字体也简单得多,其中一些字体与现在民间使用的普通字体相似。根据出土文物,甲骨文中的甲骨文是在武定商代晚期出现的。然而,商代早期和商代中期青铜器上的铭文只有两三个字长,很难进行深入研究。直到西周,青铜器上的铭文才增加。

从文本本身来看,《说文解字》中总结的“六书”(“象形”、“指法”、“形声字”、“会意”、“变音”、“借书”)基本形成,表明文本已经成熟。同时,写作本质上是语言的记录。一小部分甲骨文用于保存记录,但它们主要用于占卜,包括祭祀、战争等。有时正面和背面刻有数百个字。虽然由于写作材料和体裁的限制,当时不会有任何语法或句子。为了方便在甲骨文上刻字,它也将尽可能简短。然而,当现代人看到甲骨并清除甲骨上的障碍时,当甲骨被刻入现代汉字时,他们会流畅而仔细地阅读。

例如,甲骨文上有一段话写道:“云来自东方,云来自母亲(灰色),云来自北方,彩虹来自河流。”这一天发生了两种奇怪的天气现象:第一种是“来自东方的云”,第二种是“来自北方的彩虹”。“哥”和“楚”是对立的,“云歌”和“楚红”。“子东”和“子北”有相同的句型。人们普遍认为周印稿非常尴尬。然而,在测试演讲被转换成常规脚本后,除了需要一点解释的单词“毛姆”之外,没有其他难句。“毛”有“掩盖”的意思。“母亲”被解读为“风雨中的灰色”中的“灰色”,当“黑暗”时。交易者认为彩虹是龙一样的动物,“彩虹”是灾难。甲骨文“河”是黄河的特殊名称,商代位于安阳以东。乌云来自东方,遮住了太阳,覆盖了地球。下午,彩虹从北方出现,饮用黄河水。

三联生活周刊:这个例子似乎与中国的后代有些不同。从语言的角度来看,你如何判断语言的整体变化?甲骨文能激发未来的语法研究吗?

黄天书:在语言中,语法最稳定,发音次之,词汇变化最快。甲骨文中的语法与现在没有太大不同。我学过俄语。与欧洲语言中的否定、肯定和复杂的屈折变化相比,汉语语法的特点是语素和虚词相对孤立。语序在表达意思时非常重要,不能随意颠倒。从这些特点来看,甲骨文中有“子”、“玉”等虚词,主、谓、宾语的顺序与现在基本相同。但是,单个物体将被放在前面,比如刚才提到的测试演讲中的“每朵云都来自东方”,现在将会说“每朵云都来自东方”。

三联生活周刊:从写作的角度来看,你提到了汉代许慎的《说文解字》。这本书写的时候,人们还没有见过甲骨文。在晚清甲骨文被发现后,这种更古老的甲骨文字体是否是对“六书”的一种完整确认?

黄天书:《说文解字》中的“六书”几乎都反映在刚才举的例子中。例如,“云”是象形的;“楚”是意大利词;“我”的意思和“他”的“可”的声音是形声字。“易”最初指腋下,两个圆点指事物的符号。它最初是一个事物的单词,但在句子中它是一个虚词,也就是一个借词。

商代语言以单音节语素为主。当用文字记录时,形声字不仅是音标,而且像借词一样容易引起误解。在使用符号和注释的甲骨文中,形声字是最好的文字结构。从甲骨文时代到汉代,甚至现在,汉字最大的变化是形声字在所有汉字中的比例不断上升。据我统计,甲骨文中的形声字占了40%以上,大概到春秋时期,形声字的数量超过了一半,《说文解字》中的形声字约占了86%,今天约占了90%。由此可见,汉字有“发音化”的趋势,形声字的音标容易变化。形声字的语义符号,如太阳、月亮、风景、植被、牛羊,将保持万年不变,保持汉字系统的稳定。目前,汉字,如化学元素周期表中的汉字,都是形声字,形声字“凹凸”一般不会重现。

然而,甲骨文出现后,我们发现有些汉字不能归入《说文解字》的“六书”类,例如有些汉字是“两个字”,它的两个部首都是音标,所以不能归入“六书”类。从逻辑上讲,分类越细,例外就越多。然而,例外能让我们对汉字的本质有更深的理解。我曾经提议将“六书”简化为“两书”分类,将汉字分为“无声字”和“有声字”。这是基于“六书”对汉字更普遍的理解。因此,汉字和拼音文字的特点变得明显。拼音字符只有“音符”,汉字有一个额外的“能指”。

从汉字的性质来看,汉字也适合孤立语素语言的特点。自近代以来,人们一直在频繁地呼唤汉字拼音。过去,有一种错误的观点认为汉字系统最终会演变成拼音文字,先有“意义表达”,后有“意义声音”,再有“意义声音”,再有“拼音”。现在,这种三阶段观点似乎完全不可信。因为世界上没有只使用“能指”的文本系统。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最早的古代汉字,如埃及的圣书文字和两河流域的楔形文字,与甲骨文具有相同的性质。它们都是既使用符号又使用音符的书写系统。

3500年前,汉字和拼音同时出现在地球上。他们是两个不同的角色,就像中餐和西餐一样。很难说哪个更好。在我看来,这两种写作体系各有利弊,没有优劣之分。与拼音文字相比,一万年来保持不变的意义符号使汉字能够超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不会随着发音的变化而改变。因此,今天的中国人可以阅读古书。不同方言区的汉语即使有不同的发音,也能理解汉字。事实上,汉字确实有两种体系。一个是汉语拼音,实际上是拼音字符。一个是汉字。目前,我们还不知道用拼音来代替汉字。如果我们想用拼音文字代替汉字,同音字将成为难以区分的最大问题之一。

(实习生胡一伟也参与了这篇文章)

快乐十分钟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500彩票 福建快三投注

视频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