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索庄信息门户网 > 社会 > 塞罕坝守望者:三代人,半个多世纪写就一片绿洲传奇

塞罕坝守望者:三代人,半个多世纪写就一片绿洲传奇

点击: 562 时间:2019-10-30 16:36:05 作者:索庄信息门户网 

九月的塞罕坝迎来了一年中最多彩的季节。到处都是色彩斑斓的山脉的森林风景吸引着远方的摄影爱好者。

没人能想象这112万亩森林在半个多世纪前是一片荒芜贫瘠的沙漠。

塞罕坝作为新中国第一个大规模生态恢复试验场,结合了三代人的心血和努力,创造了一个举世瞩目的中国生态样本,并获得了2017年联合国环境保护最高荣誉——“地球卫士奖”。

2017年8月,秘书长习近平对塞罕坝林场的建设者们进行了重要的指导,指出在过去的55年里,河北省塞罕坝林场的建设者们听从了党的号召,在“黄沙遮天,鸟无栖树”的沙漠沙地上辛勤、心甘情愿地工作,创造了荒地变林的人类奇迹。他们以实际行动将绿水青山的概念诠释为金山银山,锻造了牢记使命、努力工作、发展绿色的塞罕坝精神。他们的事迹感人至深,是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生动典范。

新中国成立70年后,荔枝记者来到河北承德的塞罕坝,重温三代林农的足迹,聆听他们与这片森林的不解之缘。

“林代”任中元:生命中给予林场让我找到生命价值

记者在围场县任中元的家中见到了当年的第一代林务员任中元。任中元今年81岁了。他非常健壮。

25岁时,任中元仍在一所技术学校教书。接到调令后,他立即动身前往坝上,但荒凉的景象仍然令他震惊。

“当时我相当困惑。我学习机械制造,不了解林业。我怎样才能被转移到大坝?”他心里嘀咕着,任中元接到了第一项任务——修理播种机。

作为坝上唯一学习机械制造的大学生,任中元是不可战胜的。他很快解决了这个问题。当时是农忙季节,播种机直接关系到林场的粮食收成。也是从那时起,任中元明白了他的价值。

促使任中元决定将一生献给塞罕坝的是决定林场命运的“马蹄坑会议”。林场头两年造林成活率不高。任中元每天弯腰躺在机器后面的地上。他从早到晚仔细观察,终于找到了问题的症结——进口苗木种植机“不适应环境”。

任中元根据塞罕坝高原丘陵的地形特点,对植苗机进行了改进,人工矫正倾斜的苗,重新装土,一个接一个地踩在上面。这一次,苗木成活率达到90%以上,塞罕坝的大规模造林从此开始。

"看着这嫩绿色,我突然找到了我的人生目标——我一生都在塞罕坝!"这总共是36年。

“林二一代”刘军和齐晏殊:每天听到的最频繁的声音是风吹向森林的声音。

塞罕坝人常说,“望海塔”是林场的眼睛。“望海大厦”用来看火的原意是看火。因为森林被禁止燃烧,所以从远处看,这座建筑就像一片森林,所以它被重新命名为“望海大厦”(Wanghai Building)。

看着一百多万亩森林,一天是看美丽的风景,一年是看孤独。然而,塞罕坝机械林场梁冰站“望海大厦”的了望台刘军和齐晏殊已经观察了13年。

在望海楼,记者没有看到齐晏殊。刘军说他妻子最近在看火时扭伤了脚。

2006年,刘军和他的妻子去大坝当看守。他们的日常工作极其单调。这对夫妇严格遵守“每15分钟连续观察和报告”的要求,重复单调乏味的工作。齐晏殊说,进入重点防火期,一天要观察96次。

早年,望海大厦的条件非常艰苦。一座简单的红砖建筑没有电,没有水,而且被火加热。刘军说,晚上,除了风和野生动物的叫声,山上唯一剩下的声音就是两个人的呼吸声,安静得可怕。

为了减轻孤独,刘军开始画画。一座小小的望海大厦里挂满了刘军的画,其中之一是刘军曾经住过的早期望海大厦。

近年来,现代火灾观测设备已经引入望海大厦,但仍然需要人工实时辅助观测。对刘军来说,这片森林是他的孩子,也是岁月的见证。

陆林健三代人:保护这片森林就是保护我们祖父母和父亲的愿望。

一天早上,我看见了陆健。九月初,塞罕坝的气温只有几度。陆健刚刚完成他的五公里训练。他是一名80后的消防员,每天高强度的锻炼已经成为他的日常习惯。

陆健是标准的“第三代森林”。1962年,塞罕坝机械林场首次成立时,陆健的祖父来到这里,成为第一代林务员。也是在林场,陆健的父亲陆艾国出生了,陆艾国成了了望员。

塞罕坝机械林场每年招收10名大学生为“新人”。艾国还说服他的儿子陆健回到林场,成为一名消防员。

陆健的祖父几年前去世了。按照他的意愿,他的尸体被埋葬在塞罕坝。

陆健告诉记者,他从小就住在这片森林里。塞罕坝就像他自己的家乡。他说保护这片森林就是保护祖父母和父母的意愿,也是保护他的家。

现在,陆健也成了父亲,他的儿子刚刚在县城上小学。秋天过后,陆健的消防队没有放假,也很少见到他的儿子。他不禁回想起他和父亲聚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分开的时间越来越多。

像过去的每一天一样,第三代护林员陆健已经进入了全天防火的状态。他和他的父亲正在用艰苦的努力守护他们祖先培育的森林。

这是一个跨越半个多世纪的三代人传承的故事。它从荒地的土岭变成清水青山,从清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从而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种植园。

当记者与任中元谈论塞罕坝三代人的努力时,这位老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背诵了奥斯特罗夫斯基著名的俄语文章《钢铁是如何炼成的》。塞罕坝人民燃烧的生命和激情将永远屹立在这座美丽的山脊上。这枚绿色徽章也是给祖国最美丽的礼物。(记者李昭)

视频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