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索庄信息门户网 > 社会 > 柳州“毒枭”张加爱受审,三任县公安局长做其“保护伞”

柳州“毒枭”张加爱受审,三任县公安局长做其“保护伞”

点击: 4941 时间:2019-11-01 13:03:36 作者:索庄信息门户网 

2019年10月15日上午,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张艾嘉、秦春团等11人涉嫌多重犯罪的案件。张艾嘉和他的10名同伙在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其中,最小的28岁,最大的53岁。

穿着深蓝色t恤的张艾嘉个子不高,剃了光头。在当地,他被称为“艾大哥”(Brother Ai),是柳州“6.3”重大黑人相关案件的领导人。

今年5月8日,柳州就“6·3”重大黑人案件举行了记者招待会。柳州市公安局副局长钟君在会上表示,“6.3”工程是柳州市近年来破获的最复杂、最广泛、最具影响力和最典型的犯罪团伙案件。此案不仅涉及毒贩张艾嘉,还涉及市公安局柳江分局三名前局长的倒台。

10月16日,新京报记者从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了解到,由于证据众多,案件复杂,审判预计将持续到18日。

10月15日,嫌疑人张艾嘉、秦春团等11名被告接受审判。照片来自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粉碎导致贩毒团伙的案件

2017年4月23日,柳州市中山西路的一家酒吧被砸。警察到达现场后,酒吧工作人员表示,这两个年轻人声称帮助酒吧处理纠纷,并一再要求酒吧老板接受他们安排的“保安”人员,并收取保护费。老板不同意,两人声称召集了一群人在酒吧闹事,迫使对方屈服。当晚7点左右,四名戴口罩的男子冲进酒吧,砸碎了酒吧,损坏了价值2100元的商品。

这次砸后,同年6月3日凌晨,两人聚集几十人在酒吧闹事,砸碎物品,给酒吧造成1.7万多元的损失。

经过初步调查,一群来自柳江区的男子出现在了警察的眼前。他们大多属于“两个劳动者”(劳动改造和劳动教养),没有适当的职业。他们长期以来一直涉足高消费酒吧,并多次被怀疑在酒吧寻衅滋事和出售零散毒品。

为了调查此案,2017年6月,柳州市公安局成立了“6.3”案件工作队。经过调查,张艾嘉为首的类似黑手党的犯罪集团逐渐浮出水面。该团伙成员不仅多次涉嫌寻衅滋事,还制造了许多非法犯罪事实,如贩毒和洗钱。

张艾嘉在当地被称为“兄弟之爱”。他今年45岁。他来自柳州,有小学文化。根据以前的媒体报道,他曾经和父母一起在镇上做炼铁和葡萄生意。1999年12月16日,25岁的张艾嘉因盗窃被柳州铁路运输法院判处两年有期徒刑。从那以后,他开始接触毒品生意。

根据《新京报》记者获得的起诉书,2010年5月,他和其他人共同出资从云南购买海洛因,并将其运回柳州出售。第一笔交易,张艾嘉带着四个人从南宁到云南昆明,然后转移到云南德宏芒市与卖方会面。他还安排了一个特殊的人为他检查药物。用30万元毒资购买了4件海洛因,总重量为1400克。

大约在2015年,他开始购买大量制造毒品的原材料和工具,寻找了解这项技术的人,并制造了60公斤氯胺酮出售。

据此前媒体报道,村里的人都知道张艾嘉的“第一桶金”是靠卖毒品赚来的。他买了两三英亩土地,建了一栋别墅。一位村民在接受南国金宝采访时回忆说,张艾嘉的别墅建于2015年,花了两年才完工。别墅建成后,张艾嘉在村里摆了数百张酒席庆祝。鞭炮从早到晚响着。

“到2018年10月,他被警方抓获,张艾嘉通过贩毒获利超过1300万元。”根据起诉书。在被警方逮捕后,张艾嘉承认,为了隐瞒和隐瞒从毒品走私和制造中获得的资金来源和性质,从2016年到2018年,他以他人名义在14个银行账户中存入882万元,然后从他人账户转移到自己和公司的账户,从而“洗钱”

柳州市公安局柳江分局查封了张艾嘉的别墅。柳州UNODC供应地图

被控八项罪名

2010年,张艾嘉遇到了秦春团,他们都来自柳江。从那以后,两人开始合作。他们聚集并保留了一群有犯罪记录和不端行为的闲散社会人员,形成了一定规模的组织。张艾嘉被警方逮捕后,团伙成员也相继被捕。截至今年5月,公安局特别工作组已抓获该团伙128名成员。

该组织结构稳定,层次分明,责任分工明确。成员中,张来自柳江区红宝石村的张家,其他大部分成员来自柳江。张艾嘉和秦春团有绝对的权威。

大约在2010年,张艾嘉和他的组织开始涉足经济领域。他们通过威胁、恐吓和强行没收的方式参与土方工程和路面建设,并从中获利。

公安机关调查发现,2012年5月,柳江县国土资源局招标拍卖原柳江县民政福利厂的国有土地,张和秦成为股东的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参与了招标。得知另一家房地产公司也报名参与竞标后,张和覃受邀请该公司代表董某到酒店,通过口头威胁迫使对方“同意”退出竞标。最终,张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2745万元的底价中标。

2016年,张和秦还强迫其他人转移采石场。公诉机关指控说,当时,一名组织成员在柳江区林思村的采石场发现了大量公路维修留下的石头。张艾嘉等人想通过“麻烦”夺取石场的管理权,卖掉石场里的石头牟利。2016年4月,张、秦等人威胁并封锁了采石场的工作。承租人不得不在没有收到转让费的情况下转让采石场。

截至2018年1月,张艾嘉在经营石材农场期间通过出售石材赚取了221万元。

此外,起诉书显示,张艾嘉及其团伙成员先后犯下了数十起违法犯罪事实,涉及伪造印章、制造麻烦和非法持有枪支八项罪名。在柳州市和柳江县(区),四人因故意伤害而受伤并造成麻烦,其中一人伤势严重。

他贿赂了许多公职人员。

为了进一步发展黑社会组织,从2010年开始,张艾嘉和秦春团开始寻找一把“保护伞”,并向几名公职人员行贿,帮助该组织成员。

张某被捕后,柳州市纪委成立了一个工作组,对“6.3”案中的保护伞进行彻底调查。截至今年5月8日,共有31人被立案调查,其中29人是公职人员,24人涉及政治和法律制度,5人来自行政执法和工业部门。其中,刘江县公安局三名局长赵平初、谢启托和魏海的名字出现在张艾嘉的贿赂名单上。

收受贿赂最多的赵平初在2010年遇到了张艾嘉。公诉机关指出,2010年7月至2018年8月,赵平初共收受贿赂42万元。

其中,2010年至2015年,张艾嘉和时任柳州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队政委的赵平初保持着密切联系,并为方便起见受到了关注。他们三次给赵平初寄去共计22万元现金。

“6.3”案发生后,张艾嘉找到时任柳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政委的赵平初,委托赵平初协助侦破此案,并在该组织成员因在酒吧打架闹事被公安机关逮捕后出面调解。后来,为了表达他的感激之情,张艾嘉给赵送去了10万元现金。

2018年,赵平初担任柳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政委时,又一次帮张某为战斗组织成员说情,并收到了10万元的感谢费。

张艾嘉曾以23万元贿赂柳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前处长、柳江县公安局前局长谢启托。娱乐城首次顺利办理相关许可证。第二次是在2013年8月,张艾嘉寄了6万元现金来引起谢启托的注意。

此外,起诉书称,柳州市公安局人口管理支队前处长、柳江县公安局前局长魏炳美、柳江县公安局副局长魏卫东、柳江县人民法院副院长、柳江市公安局禁毒大队柳江分局警官兰向异也收受了张艾嘉的贿赂。他们为张艾嘉团伙成员提供帮助。

公诉机关指控张艾嘉用132.4万元及其他物品贿赂七名公职人员。

去年12月,被提拔为柳州市公安局党委委员、交警支队支队长的谢启托下台。魏海也在今年4月接受了调查。7月30日,融水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依法起诉谢启托和魏海涉嫌受贿。

今年2月,已辞去柳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研究员兼政委职务的赵平初接受了调查。6月中旬,成中区人民检察院起诉赵平初受贿。

张艾嘉被捕后,他在柳江区城疃镇红宝石村的豪华别墅于今年6月18日被公安机关查封。与周围的房子相比,这栋别墅面积大,装饰豪华,非常引人注目。这座四层的别墅和庭院占地1000多平方米。大理石外墙还配有游泳池和花园亭等休闲设施。现在,别墅的门已经被查封,建筑主体上贴着“依法查封的毒品相关资产”的字样。

新京报记者王杨鹏程编辑陈晓曙校对刘保清

视频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