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索庄信息门户网 > 科技 > 任正非:我上街就会被拍照,像一只“老鼠”找不到“洞”钻进去

任正非:我上街就会被拍照,像一只“老鼠”找不到“洞”钻进去

点击: 1233 时间:2019-11-03 17:22:48 作者:索庄信息门户网 

聚焦:

1.我们可以将所有5g技术和流程秘密转移给美国企业,帮助美国建立5g产业,从而形成中、美、欧三方平衡体系。我们愿意这样做,但前提是美国能够接受。

2.美国不能抓住琐碎的细节来杀死华为。如果我们觉得有任何问题,我们可以真诚地讨论,并提出合理的解决办法。我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

3.我女儿完全无辜,被加拿大政府拘留。我对此不满意。至于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我不敢肯定。

4.我一点隐私都没有。世界各地的人们都知道,他们不仅对拍照感到满意,还会把照片上传到网上。我就像一只“老鼠”,我找不到一个“洞”进去。

9月19日,华为语音社区发布了华为创始人任郑飞9月9日接受《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采访的纪要。任郑飞表示,华为可以将所有5g技术和流程秘密转移给美国企业,帮助美国建立5g产业,从而形成中、美、欧三方平衡体系。

以下是总结全文:

托马斯·弗里德曼:非常感谢!今天,我在华为玩得很开心,并与华为团队进行了很好的沟通。今天早上的经历足以写一本书。

任·郑飞:今天下午你可以问任何尖锐的问题。我保证会如实回答你。

托马斯·弗里德曼:我非常期待今天的采访。我知道你肯定会如实回答。那我们就开门见山吧。正如我以前和你们的同事说过的,世界上正在上演两个故事:一个是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争端;一个是华为和美国之间的故事。就个人而言,华为和美国之间的故事比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更重要。

任·郑飞:我受宠若惊。

托马斯·弗里德曼:中美贸易摩擦必须有解决办法。例如,中国进口更多美国大豆,美国购买更多中国产品。但在我看来,华为和美国之间的故事实际上更重要,因为它代表着意义。

任郑飞:事实上,我们也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例如,华为购买了更多高通芯片、英特尔芯片、谷歌软件、微软软件,华为支持一些美国大学教授进行更多的研究,但没有获得他们的结果……这些方法可以帮助我们解决问题,缓解我们之间的冲突。

托马斯·弗里德曼:这是我想问的问题。在我看来,在过去的30年里,中美之间的大部分贸易交易都是表面商品,比如我们穿的衣服和脚上穿的鞋子。但华为代表的是,你卖给美国的5g技术不再是表面商品,而是“深层商品”。你现在站在中国的最前沿。你开发的许多技术实际上将深入美国的街道、家庭和卧室,并将涉及个人隐私。这是一件新事物。

谈到“深度贸易”,我们能向中国出售这种“深度技术”的原因是你别无选择。我们有这些技术。如果你想获得这些技术,你必须从微软或苹果购买。现在中国也想向美国市场出售“深度技术”,因为“深度技术”是一种先进的技术,而美国还没有与你建立“深度贸易”所需的信任。因此,在我看来,要么华为的问题可以解决,要么全球化就会分裂。

任郑飞:首先,我们没有向美国出售设备的计划,因此深层次的矛盾尚未出现。其次,我们可以将所有5g技术和流程秘密转移给美国企业,帮助美国建立5g产业,从而形成中、美、欧三方平衡体系。我们愿意这样做,但前提是美国能够接受。

托马斯·弗里德曼:我们来谈谈这个话题。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提议。在这种情况下,有没有可能说思科可以通过许可获得华为所有的5g生产流程和软件?美国公司可以使用华为技术基于许可证构建美国5g网络吗?这样,美国就不会担心华为监控美国。

任·郑飞:是的。不一定是思科,亚马逊也很好,很富有,苹果也可以。

托马斯·弗里德曼:非常有趣。任先生,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提议。你以前公开提出过这个建议吗?

任·郑飞:现在我们两个在公共场合说话,不是吗?第一个是给你的。

托马斯·弗里德曼:你还没有和任何美国公司谈过这个提议吗?

任·郑飞:是的。

托马斯·弗里德曼:那么我们的下一个问题是,你会考虑让华为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或纳斯达克上市来解决透明度问题吗?

任郑飞:我刚才说的不是我们去美国做生意,而是我们通过转让技术支持美国公司在美国做生意。这样,在我们提供5g基础平台后,美国企业就可以在这项技术上争取6g。其次,美国可以修改5g平台来实现自身的安全。跳过5g并直接添加6g不会成功,因为6g的毫米波发射范围太短,所以很难建立6g网络,而且将是十年后。

托马斯·弗里德曼:有趣。如果亚马逊或微软想这么做,他们能支付华为许可费吗?是这样吗?

任·郑飞:是的。最好也买我。我希望我的工资比库克的低。我羡慕美国的高薪。

托马斯·弗里德曼:说到这里,我碰巧在华为。有可能购买华为的股份吗?

任郑飞:不可能,因为你不是华为员工,只有华为员工才能购买。但是我欢迎你加入华为。

华为的“声音社区”团正在采访任郑飞

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我听到一些传言称华为正与美国司法部沟通,通过和解解决美国和华为历史上的所有问题。你想确认历史上美国和华为之间有很多问题吗?有这样的交流吗?如果没有,华为愿意与美国进行这样的沟通来解决剩余的问题吗?

任·郑飞:我没听说过,我们不会主动去找美国政府。我们将继续法律程序。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谈谈美国是否有诚意主动与我们沟通,改变他们不合理的做法。

托马斯·弗里德曼:你刚才提到,如果美国能够改变他们不合理的做法,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什么可以改变?

任郑飞:例如,美国不能抓住细节杀死华为。如果我们觉得有任何问题,我们可以真诚地讨论,双方都可以做出合理的解决办法。我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

托马斯·弗里德曼:换句话说,在这种情况下,你愿意与美国司法部进行对话吗?

任·郑飞:是的。

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我从今天与华为同事的交流中得知,如果华为能够通过市场竞争参与5g网络建设,可以帮助美国节省2400亿美元5g网络建设成本。如果华为不能在美国5g网络中竞争,美国会失去什么?

任郑飞:我刚刚说过我同意向美国公司转让5g技术。那么2400亿美元是美国公司赚的,而不是我们。

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假设特朗普总统现在坐在这里,如果你有机会与他直接谈论华为的现状和华为在美国市场的目标,你会对他说什么?

任·郑飞:首先,他可能不坐在这里。第二,我认为合作共赢是世界的未来方向。我读过你的书《世界是平的》。全球化将优化世界资源的分配和利用。例如,如果只有一家公司能够生产一个零件并提供给全世界,其他公司就不会重复研究,整个社会将节省研发资金。其次,全球市场足够大,足以稀释这部分的成本。这东西又好又便宜,它为人类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全球化的概念是由美国提出的。这是非常正确的,但是我们必须坚持下去。

基于供应链中自然环境安全的考虑,我们不能保证世界上只有一家制造商生产这种组件,我们也不会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我们可能需要另一个替代制造商。万一发生地震、火灾或设备损坏,一家公司无法保证全球供应的安全,因此我们需要两家供应商来分散风险。这种“安全性”是基于自然灾害的安全性。然而,研发成本被反复投入,市场份额减少了一半,成本增加了。

如果出于政治安全考虑,我们没有足够的相互信任,我们将分裂成两三个世界。美国世界也不敢赌一家公司。美国反垄断法是希望美国体系中还有另一家公司。非美国系统也预计至少有两家公司存在。这样,一家公司原本可以服务全球市场,但现在只能服务全球市场的四分之一。起初,世界上只投资了一只R&D基金,但现在却不得不反复投资四只R&D基金,这对人类社会来说是一大浪费。

全球化有利于人类社会的发展。高科技的优势在美国。每个人都想买美国芯片。美国芯片卖得越多,质量越好,价格越便宜,所以其他制造商无法竞争。就像微软的窗口和办公室一样,世界上不可能有第二个。

托马斯·弗里德曼:如果特朗普说,“微软,你的窗户不能卖给华为。谷歌,你的安卓系统不能用于华为的手机。英特尔,你的芯片不能用于华为的手机。”华为会怎么做?华为会破产吗?你会选择开发自己的视窗系统、安卓系统和芯片吗?

任郑飞:不管谁不卖任何东西,都必须有另一种替代产品。我们必须相信人类不会灭亡。当没有食物可吃时,人们吃野果和树皮,他们就无法生存?

托马斯·弗里德曼:我认为华为也不会死。它将度过危机。

任郑飞:只要市场有需求,就会有替代品。

托马斯·弗里德曼:在我面前,我与华为的同事交谈,听了华为的故事,包括你的介绍。有一件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华为一直在努力工作,直至巅峰。

任郑飞:因此,我们总是伤痕累累,不害怕再次被击中。

托马斯·弗里德曼:以前和一些中国人聊天时,他们对华为充满自豪。你是不是像中国的摇滚明星,每个人都像对待乔布斯和比尔·盖茨一样对待你?

任郑飞:事实上,我很穷。我会在街上被拍照,缺乏自由。我也没有像外国明星一样的私人飞机。我跑到某个地方玩耍,躲避公众。我甚至没有地方喝咖啡。我害怕度假,没有地方可去。我只能在家喝茶、看电视和睡觉,所以假期很难过。中秋节现在开始了。我不知道去哪里。

托马斯·弗里德曼:当你在街上被抓住时,人们会对你说什么?

任·郑飞:他们说他们想和我拍张照,然后上传到网上。因此,我一点隐私都没有。世界各地的人们都知道,他们不仅对拍照感到满意,还会把照片上传到网上。我就像一只“老鼠”,我找不到一个“洞”进去。

托马斯·弗里德曼:我想问另一个棘手的问题。一位非常资深的美国政府官员告诉我,华为可以在其pcb板和手机上安装一个针头大小的设备来从事间谍活动,这相当于走后门,所以我们不能信任华为。他说,如果你知道我知道的事实,你肯定不会购买华为的手机和5g设备。

任郑飞:这是一个奇妙的科幻故事。如果华为有这么高的水平,它需要销售5g吗?任何访问公司的人都可能是高度机密的。只有华为和美联社允许他们长时间拍摄我们整个展厅和新5g基站的电路板。他们还拍下了所有设备的照片。我们是一家商业公司。制作这种“小米”的目的是什么?

托马斯·弗里德曼:我发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我在历史上从未见过像华为这样的公司。人们对它有如此强烈和矛盾的感觉。有些人说华为是一家伟大的公司,并且热爱它。有人说华为是一家从事间谍活动的危险公司。为什么会有如此强烈的对比?

任·郑飞:因为世界有两个极端。如果说“华为是一家伟大的公司”的人不这么说,说华为是一只尾巴大的小松鼠,那么说“华为是一家危险的公司”的人就不会说它是危险的。在两场比赛中,说得更极端的人会吸引更多的注意力。

托马斯·弗里德曼:你在技术领域的榜样是谁?比尔·盖茨、乔布斯、戈登·摩尔、罗伯特·诺伊斯还是杰夫·贝佐斯?你认为谁是一个例子?

任·郑飞:我从小就崇拜他们,包括像爱因斯坦和图灵这样的伟大科学家。我年轻时,中国的学习环境相对封闭。我看不到整个世界,但我一直非常崇拜这些人,因为他们为人类社会的发展创造了巨大的机会。

托马斯·弗里德曼:随着摩尔定律接近极限,华为下一个研究的前沿领域是什么?是6g还是基础科学研究?你想爬的下一座山是什么?

任·郑飞:人工智能。

托马斯·弗里德曼:你能详细解释一下吗?为什么人工智能是华为要攀登的下一座山?华为会怎么做?

任郑飞:我们正在建立一个支持人工智能的平台。

托马斯·弗里德曼:你提到的平台是软件平台吗?

任郑飞:硬件和软件平台。我们正在崛起的人工智能集群,1024个节点,于9月18日发布。它是目前世界上最大和最快的人工智能平台。我们自己并不做人工智能的各种应用功能,我们提供了一个平台来实现全社会的人工智能。

托马斯·弗里德曼:现在有华为的竞争对手在做同样的快速人工智能引擎吗?华为是这个领域的后来者还是领导者?

任·郑飞:谷歌和Avida可以做同样的事情,但是我们现在做得更好了。

托马斯·弗里德曼:未来十年,一个非常强大的人工智能引擎会产生什么影响?社会将会发生什么变化?

任郑飞:我们的生产线可以在20秒内下线一部高性能手机,生产线上基本不需要劳动力。如果你有时间,你可以去参观。

托马斯·弗里德曼:未来呢?如果生产一部手机需要两秒钟。

任郑飞:未来会更严峻,工人会更少,生产会更先进。但不会是两秒钟。

托马斯·弗里德曼:难以置信。

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看看今天美国的形势,美国总统说“华为不允许进来”,“美国企业要退出中国市场”,“反正我会赢,你会输”。你觉得我们怎么样?

任郑飞:这个结论恰恰相反。美国将会输。

托马斯·弗里德曼:为什么?你是怎么输的?

任·郑飞:当美国退出全球化的时候,它怎么能赢呢?美国拥有许多尖端科技,处于世界的顶端。就像喜玛拉雅山的“雪”,雪水必须流下来滋润周围的田地并生产庄稼。只有雪水才有意义。如果美国不允许山顶上的雪融化并流下来,山顶上的美国公司就非常冷,它的员工不得不吃饭。如果他们不灌溉农田并分得一份,他们会用什么来买牛排?美国的优势是高科技。如果高科技不卖给别人,美国的国际贸易就无法平衡。美国人如何提高工资?

托马斯·弗里德曼:由于目前的形势,有没有可能出现数字柏林墙和反全球化?

任·郑飞:这是可能的。如果美国政府坚持这样做,将会有一个数字柏林墙。如果美国主导全球公司,它的市场份额将从全球下降到只有1/2,因此它将不得不收紧财务报表并裁员。美国生活将变得更加艰难而不是更加美好。

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如果谷歌不向华为出售安卓或授权安卓,微软不向华为出售视窗,英特尔不向华为出售芯片,这对这些工人和公司来说都不是小事,将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任郑飞:是的,金融会萎缩。

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无论是人工智能还是下一代技术,都应该说是华为现有业务布局的自然延伸。有没有什么与华为目前的业务布局没有直接关系?

任郑飞:没有时间和资源去解决。现在我们必须修复美国实体名单造成的伤口和漏洞。这是当务之急,不要做其他任何事。像这架坏掉的飞机一样,我们被打得千疮百孔。我们必须修补漏洞,否则我们就飞不回来了。

托马斯·弗里德曼: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一点是,与司法部的沟通是否有任何限制?或者华为可以谈论任何事情,只要它的态度是正确的?

任·郑飞:没有限制。

托马斯·弗里德曼:只要他们态度正确,他们就可以谈论任何话题。

任·郑飞:是的。

托马斯·弗里德曼:我迫不及待地想和全世界分享这个消息。

任·郑飞:我想在你的信息被转发后会有事情发生。美国的人工智能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美国的超级计算机是世界上最发达的。美国拥有超强的数据存储能力,但两者之间必须有超高速连接。如果你走普通的“高速公路”,汽车到达时就没用了。

托马斯·弗里德曼:这就是为什么需要5g。

任·郑飞:是的。它需要通过光纤和5g连接,在美国这两者都很短。美国希望6g,华为6g的研究也领先世界,但我们认为6g要到十年后才会正式投入使用。美国不应该错过这十年发展人工智能的机会。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在3-4个月内翻了一番,所以我们都必须迎头赶上。当我到达时,我可能会离开,但人类社会不会因为我的缺席而停止发展。

托马斯·弗里德曼:你是说如果美国不允许华为进入,他们就不能跑得很快?

任·郑飞:是的。

托马斯·弗里德曼:我很高兴成为华为向外界传递信息的纽带。谢谢!

编者|何晓涛肖勇

(温馨提示:欢迎点击微信菜单栏中的“每个优点和小时”栏,获取最新最热门的财务信息和财经新闻及小时报纸。)

来源:华为的语音社区(文章已经编辑)

视频推荐

热门推荐